死难官兵

创作底线很高,围观毫无节操。一个佛系剪刀手,rarely写点东西。

江湖旧岁,花间往事


且将新火新茶,赌一杯诗酒年华。




2019孙哲平生贺活动·双花篇


画师: 苏十里 来人啊给我退下 @来人啊给朕退下_  饭饭饭饭饭饭饭@(授权) 紫一蒸菌(授权) Wen.L @Wen.L (授权) 


策划:素茹  @格沙波依 


协策:五苦 @五苦 、苏十里 


视频:官兵

[花间事24H/8H]前尘II


大孙生日快乐!!!

之前忙着抱佛脚剪总结视频,结果自己棒丢了都不知道。

素茹辛苦了,能和一群神仙写手一起给大孙庆生真的是无比荣幸。

废话不多说了,这一章不是前尘往事


————————————

当然不是大材小用,别说这些宝贝是身外之物,就是让孙哲平把自己连人(鬼)带魂地赔进去,他也一定毫不犹豫,万死不辞,只要能让那个缠绕了他千百年的噩梦,不再成真。

 

明明应该是飘逸隽秀的仙人,却形容狼狈地被刑天压跪在诛仙台上;原本洁白无垢的晋襦,却被血污与焦痕掩盖了原本的颜色,桃色的发带几乎撕裂,堪堪相连,已无法束住发辫;青丝混乱的倾泻在前,遮住了面容。刑天操动干戚,斧盾相接之处瞬间迸发出雷电状的法力,两股“闪电”齐齐落在那人身上,刚刚还尚无知觉的“罪仙”,在强大的法力拉扯下,挣扎着被迫悬空。少时强忍的喘息之后,伴随着一声惨厉的悲鸣,那仙人绷紧身体,昂起头颅;接着一缕仙魄完全抽离身体 ,那人便脱力般摔在诛仙台上。

孙哲平冷汗浸透,大口喘着粗气,颤抖着从床上弹起——他刚刚从噩梦中醒来。方才的梦中,一直到那梦中仙人熬不过刑罚而惨叫,孙哲平才看清那神仙的面容,与自己深爱的张佳乐别无二致。刚刚即位的酆都帝君,甩了被子从床上下来,点起鬼火灯,企图让自己平静下来。他明明知道那只是一个噩梦,可是心中的慌乱和茫然若失,却真实得仿佛亲历。他放不下那位潇洒仗义的小道长,踌躇半刻,孙哲平便启用了他刚刚获得的特权,打开了专属于历届帝君的密室。那里有一枚莫测晶 ,是神器天机镜崩碎时落在鬼界的碎片,在强大的法力驱动下,它与天机镜一样,能窥探未来。

 

一个时辰后,孙哲平伏在密室冰冷的地面上,不断从口中喷涌而出的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襟,身后,莫测晶渐渐褪去光华。三十八次,孙哲平耗尽灵力不顾反噬,催动了莫测晶三十八次,来预测张佳乐的未来。而他看到的结局,每一次,无一例外的,都是血染诛仙台。之后的事情,他无论如何也测不出分毫——他心里明白,大概这就是终局了。可是,张佳乐一介凡人,虽属道家,却是个逍遥洒脱的性子,并不是执着于修仙飞升之流,为什么他此生的结局,却是在九天之上呢?

 

这个疑团,在他从灵力尽失的重伤中苏醒过来的那天,解开了。鬼界闻言:凡人张佳乐治水有功,被天庭封仙,即将飞升。震惊和恐惧在孙哲平的脑子里一下炸裂开来,若真是这样,这可不就做成了他梦中那位被断魂裂魄的仙人吗?他必须做点什么,刻不容缓,即使逆天改命,即使搅乱轮回,他也在所不惜。

九天的敕封只需几个时辰到一日便可下达,世间凡人毫无擦身错过的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张佳乐,从人间消失。他的时间不多,好在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孙哲平别无选择,也无需选择,广袖一挥,化为曾经相识时的装束,带着他送给他的名字,一缕青烟闪身到人间。他暗暗决定,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把张佳乐带回酆都鬼界。

一直到张佳乐喝了孟婆汤,饮下合衾酒,在他身下满面桃花地完成了夫妻之事 ,幸福地拥吻他,真真正正成为帝后之时,孙哲平才放下心来:酆都帝后,是引魂铃亲认的主人,这帝后之位和引魂之铃,可让张佳乐的痕迹被掩藏得结结实实,自此,世间便再无即将飞升的小道长张佳乐,只有他酆都帝君的挚爱的帝后。

 

  可惜命盘难易,因果轮回,在帝后失踪出走之后的不知第几个十年或百年抑或千年,与自己殿中休闲的广德仙君又又又又又一次收到了属下“有人强行闯宫请见”的报奏。不用说,肯定又是那个丢了老婆的鬼界之王。广德仙君叹了口气:“我带着湮羲轮 出去逛逛,你们也别下死手,这么多次了,也算是老朋友了,适当收拾下,打发回去就行。”说罢,便乘风而去,顺便,还折了院中一段桃枝,变为发簪 ,把刚才披散着的头发束了起来。

“其实这帝君也是个痴情的苦命人,说起来,他找老婆也差不多快一千年了吧。”广德寻思着,踱步到他偶然间发现的一处秘境 之中,应该是当年留下的补天之隙,也算是游离于六界之外。然而却意外的灵力充沛,几百年来,被他这个唯一的发掘者当成了自己的地盘,花香鸟语,翠山清潭,广德仙君还给他取了个在仙界看来很俗气的名字:百花谷。能怎么办呢?反正这就是这位仙君的审美了。

广德仙君掌管世间万物星宿轮回,所持湮羲轮可窥众生百态,所着雪诇纱可参透洪荒万象 ,而现在,他倚坐在潭边,一圈圈摆弄着湮羲轮,看着水上漂着地桃花花瓣 ,想象着帝君和帝后荡气回肠的爱情悲剧。“扑通!”一个很大的“物件”突然落入潭中,砸碎了一池春水,也砸碎了他的“春梦”。广德仙君灵鹄一跃,后退数尺,溅起的潭水才没怎么湿了他的雪诇纱……好吧,还是湿了一点的。可潭中之水却被瞬间染红了。

作为仙人当然不能见死不救吖。广德拔下发簪化为一株桃木,把落水者“捞”了出来,又施了几个木系治愈术,给他疗伤。

“看这打扮,恐怕是那位鬼界帝君?”广德想到此,有些吃惊:“不是特意让你们轻点嘛?”他当然不知道,孙哲平每次从一重天打上他的十九重天,即使不与自己的亲兵交手,也只能每次只剩一两口气而已,而一次又一次……广德耐心地帮他各处伤口都做了处理,只是,他本非医者,对于疗愈只懂皮毛,看着这位帝君还是冷的战栗不已,广德仙君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俯下身来,轻轻渡给他一口仙气,虽他自鬼界他为仙,但作为上仙,仙气总归还是有着很强的功能的。“纵使可能会排异或反噬,也只能勉强如此了。” 广德仙君看着渐渐缓过气来的伤员,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也只能帮他到这儿了,好在应该已无大碍。

“不要走……”尚在昏迷的帝君忽然拉住他的袖口,口中喃喃。

看来这是想老婆了啊!算了,陪他一会吧!广德仙君索性坐下来,照看一下这位反复“进犯”他的寝殿的“落魄鳏夫”。只见这人虽然眉头深锁,辗转不安,但也掩不住剑眉薄唇,英气逼人。即使紧闭双目,也能看得出是敢爱敢恨大开大合之人。只可惜,为情所伤,为爱奔走千年,落得如今这般遍体鳞伤,颓败蹉跎的模样。广德内心不禁感慨。

“乐乐……”

????是在叫他老婆?这……他这老婆的小名也太奇怪了吧?果然鬼界取名很与众不同吗?

“黄泉碧落……乐乐……你到底想在哪儿与我重逢?”

原本还带些调笑的广德仙君突然心中一震,不知为何,面前这个落魄男子的动情之言一下敲打在他的心上。那么一瞬间,不知是怜悯,还是感动,广德仙君竟落下一滴泪。彼时他还不知,那滴泪,名为心痛。

他不能再待下去了,他不知为什么,他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慌乱,脑子里一个声音很清晰地告诉他——快走。广德收回了变为床的发簪,让孙哲平轻轻落在草地上;又想收回雪诇纱变幻的锦被,可却在变化瞬间,被扯住了袖口。

“别走,请你别走。”这几乎是一句乞求。

广德实在于心不忍,只得又停了脚步。

“乐,你说万死百折,可算黄泉碧落么?”这一句近乎耳语,但广德仙君,却如同传音入密一般听得真真切切,仿佛这一局,是从他心底问出来的。万死,百折,那么,到现在为止,你为她死了多少次?(张佳乐彼时不知帝后是男性)又还想死多少次方休?

广德内心悲凄,他有窥视天机之能,却眼睁睁看着这痴心人日暮穷途肝肠寸断而无能为力。可若真只是袖手旁观,那要此仙器神力,又有何用?仙,不就是为众生求福址么?

等等,虽不能直接催动,但如果不小心仙器丢了那么一刻钟,还是可以的吧?广德仙君计上心来。

 

孙哲平醒来的时候,已经安然无恙地回到了酆都,怀中揣着通体黝黑的玄曜玉,手中握着湮羲轮 ——只是孙哲平不知,他手中的这个“湮羲轮”只是本体的幻影,不过它灵力充沛,观之与本体无异。孙哲平明白是这玄曜玉保他穿越神魔之井而毫发无损,而这个“湮羲轮“,必是广德仙君借他一用。

 

承付人为?还是因果轮回?

 

孙哲平彼时不知,他这一窥一怒,修复了那命运轮盘的最后一点偏移。不知是帝君寻而不得的崩溃震动了湮羲轮,还是仙君期许未果的震惊波动了湮羲轮,抑或是那一刻两人的共鸣,一刹那天地共振,神魔之井剧烈震颤,湮羲轮于鬼界的幻影分身瞬间崩碎,而天界的本体也哐当落地,就此缺了一枚振片。孙哲平见手中“湮羲轮”崩碎,自知酿成大祸,而广德仙君之恩决不能负,遂于当夜,潜入铭箓殿 ……




今天回头看到路遇红尘的海报,一瞬间觉得:为什么这么像????枯了

地府相遇的恶友组

脑补了一下地府相遇的恶友组:

洋:你被你白月光杀了?

瑶:你把你白月光逼自杀了?

洋:我们dounle kill了,而你们生死永隔了

瑶:死前我白月光愿意陪我同死,你白月光连死都不想再见你

洋:哦对了听说你白月光要开始闭关三年了

瑶:不知道谁把自己关义城八年不出来……

洋:拔剑吧!!!!

瑶:你没有手

洋:你也没有手


洋:剧里我背锅让晓星尘杀了三年村民

瑶:我背锅设计搞死了金子轩和金子勋

洋:我还替你背锅砍了聂大

瑶:我背锅搞魏无羡让他失控害死了师姐

洋:我的围炉夜话被删了

瑶:我当仙督为民众做的好事一件也没写

………

洋:不知道大电影我们还有没有出场机会

瑶:我觉得咱俩没有了

歌曲策划:晨栀
原曲:徐佳莹——《大雨将至》
填词:伯溟君
演唱:非君啊呜
歌曲后期:珊瑚
剪辑:官兵
素材来源:陈情令/魔道祖师广播剧;
音频素材:薛洋(惠龙/刘三木)晓星尘(陈浩/陈张太康)魏无羡(路知行)宋岚(卢力峰)

这是一个薛洋视角的讲述,所以多少显得有些偏执。(结尾有一点点气宇轩扬衍生)

薛洋与晓星尘,黑夜遭遇白天,魔鬼遇到天使,两个人之间的纠葛,不是cp不cp能说的清。一个不懂如何爱,于是失去了自己人生中唯一的光;另一个皎皎明月,高风亮节,可失去旧友后的郁郁寡欢又何尝不是被小流氓所解?纵使美好的总是假象,但劫数,假象,又如何不正是义城故事的动人之处吧。
义城的意难平,在于现实的平静安宁难说真假,在于美好纯善的陨落,也在于浪子回头却已晚,太晚得到爱(广义),太晚懂得爱,错终究是错,更奈何一错再错?终究此生无解。

尽管剧版中,抹杀了太多薛洋在义城有所转变的细节,但感谢演员王皓轩用很多细节,给我们剖开了薛洋藏在深处的善意与感恩;谢谢你在“多谢救命之恩”时眼中的温柔感动;谢谢你在夜间炉火前对岁月静好的眷念;谢谢你在尝试沟通第一次求取理解时的真诚低语;感谢你甚至在争执中少了嘲讽而加了真心……感谢你在那几个月把自己全身心的交给薛洋,感谢你的真心以待。也感谢演员宋继扬辛苦下凡(bushi),谢谢让我们看到他的明月清风并非只是是非善恶分明,而是自心底深处对世界上每一个人的善良博爱,不止心中道义,更多是至善的温柔。


作为王皓轩的经纪人今天我也是崩溃的

经纪人可能真的对皓轩很头疼吧……梗(假的假的假的!)


经:好炫啊你下次这种双人采访能不能收敛一点?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被大家截图yy的?

轩:我怎么了吗?

经:[汗][汗][黑线](你说你怎么了?!)就……你不要总盯着几样看,还……

轩:我……我没有吧?就是平常的注视。

经:一点都不平常!你还舔嘴唇了!

轩:😓有吗?不是我就……我就突然觉得嘴唇有点干……

经:(你每次看他你都干)反正你注意一下,现在关注的人多,难保不会有人抠细节然后yy你们……

轩:yy我们啥?我们就是正常交流啊?

经:(神tm正常交流)算了,反正你以后注意,要不我们就避免双人采访。

轩:哦 好的我会注意。


(单人采访过后)

经:几样都不在你为什么还是这么不懂收敛?

轩:???

经:人家让模仿全组你干嘛非要单提他?

轩:模仿全组,那其他人是一种姿势,几样是另一种姿势,我不得都模仿一下才是全组吗?

经:……(我已经不想跟你说话了)


(B站直播)

经:(超级紧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可控制的事情)

轩:亲?没有亲道长……当时导演说,去闻……balabala……闻就好好闻吗对吧 别半闻不闻的……

经:!!!!(卧槽你为什么单挑这个问题回?喂你不要说下去了!)(疯狂写字)

轩:…………是闻不是吻…………balabala

经:(卧槽你别说了!!我求你了)(疯狂写字)

轩:好好写字?呵呵好好写字……

经:[费解][费解](喂不要暴露我啊)………………(心好累啊)


今天皓轩的经纪人也是崩溃的。

这周没有播完真的是让人有喜有忧,喜的是我义城组没有很水!悲的是我又要等一周素材了!不过,还是先把半解封版赶工做出来了!等周一更了 一定会更完整版的!!!!!

虽然剪得不好 但是还是很希望被看到的。555

And围炉夜话真的删了吗?????????

明明拍了为什么要删掉啊哭


假扮成晓星尘的薛洋(剧里由于见过wifi所以易容了),在拿出锁灵囊的那一刻,收起了他的笑。

黑非黑 白非白——尝试分析薛洋行为逻辑与心理过程(含薛晓)

分析薛洋

最近随着陈情令的热播,又出现了一大波表示对薛洋完全无法理解并且极度迷惑寻求解释的观众。所以,三思之后决定还是做一个好心人,给十分困惑的那一部分写一个短小的解释与分析。

在分析之前,先确定一些基础共识。第一,薛洋他不是一个当下社会道德体系与法律体系之下的好人,或者说的简单一点,薛洋不是好人;第二,对于他所犯下的罪恶,我们摸着良心秉承着他应该受到惩罚的底线,绝不尝试为其脱罪或减刑;所以,请把此篇分析单纯的作为犯罪心理学分析或者人格形成分析之类的学术讨论向作品,我们只是为了理清薛洋的行为逻辑与心理活动。

其次,非常友好地告知看到这里的各位观众,薛洋的人格形成决定了他的世界观是扭曲的,是非观是颠倒的,所以,如果你作为一个三观健全的正常人,不能理解这样一个变态(学术名词,非贬义),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请不要勉强自己,恨就可以了,别跟自己过不去。

那么,接下来,假设你被选做薛洋的衍生创作者或表演者,必须要去分析他,理解他,那么请你暂时清空自己十几年或者几十年来所建立的属于自己的价值观,让我们一起尝试理解薛洋。

(以下为个人观点,欢迎讨论,但不接受人参)
在我看来,薛洋的世界里只分为:我 和 其他人,这两类;而其他人中:有搞我的坏人(杀他全家),搞别人的坏人(与我无关,手段上我他能看得起你且可以有利益共享的时候可以考虑合作),自诩正义的伪善之人(鄙视,享受拆穿的快感),首鼠两端的小人(眼中不存在,不小心杀了的话就杀了吧)。
人生最重要的处世原则是:我要爽。以上这些当然都和他的成长环境与经历有关,毕竟从小过得就是活过一天不一定有下一天的日子。在他的世界观里,世界没有真正的纯粹的善意。
什么,你们说晓星尘?
显然,曾经的晓星尘,被他分在伪善那一类,后来,晓星尘成为他世界观里不合理格格不入的存在,晓星尘的存在是超出薛洋世界观的认知的,这也为他后来扭曲诡异的执念埋下了伏笔。

薛洋也是很有智商的聪慧之人,否则也成不了能修复半块阴虎符的鬼道第二人,也不会精通尸毒粉把各种高手也好平民也好玩的团团转。所以,“才华”是他吸引一些人的原因之一,也是他自诩把世界看的通透,在自己的世界观里活的坦荡洒脱,还是不是嘲讽他人的资本。所以,他的行为从前到后有着自洽的逻辑,在自己的人生哲学中,自负洒脱,直爽纯粹。没错,他的恶,恶的真实、坦诚。正直这个词不适合他,他可能是“歪”直。他并不觉自己有错,所以面对所谓罪行,他都是挺直了腰板的骄傲状;他不掩盖,甚至喜欢炫耀:看,我是对的吧?
如果从犯罪心理学上,他一定是那种会返回犯罪现场欣赏自己作品的类型。
而他所谓的恶的纯粹真实,也是他吸引了另一些人的原因,甚至说,这样直白极端的表现,其实暗中和很多人内心那个被压抑的恶的部分,或者对这个世界不满意的部分,叫嚣着产生了共鸣,而他,显然做得更为大胆直白爽快。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这个世界上确实有很多非常可恨非常恶心的人,比如常慈安,再比如“江歌案”里的刘鑫,相信很多屏幕前的人,都或者发表过或者心里产生过要让刘鑫去死,甚至让她死全家的言论或想法,只不过,网络的背后,每个人又都成为了正经工作的好人,而薛洋不同,他想让常慈安死全家,他就这么做了。
只不过,事实上,常慈安、刘鑫等人,都罪不至死。以当下的法律体系举例,常慈安最多是寻隙滋事和故意伤害罪,而刘鑫最多最多是过失致人死亡(甚至鉴于法律上对于自我保护的认可,她可能只是道德上的懦弱自私),只不过他们的自私与恶意,在道德上,让很多人无法忍受。而这个世界中这样的人很多,比如在魔道世界观众的金子勋,苏涉,甚至金光善。单纯从弹幕上,我都已经看到了无数恶与恨,而薛洋,他落实了,落实了这种罪罚不匹配的报复。其实,他是是毫无底线的“快意恩仇”,虽然错,虽然有罪,但是,让很多人内心感觉到:爽。
没有什么难以承认的, 这就是人性。而大多数人的恶被道德与法律所约束,所以被镇压,最多有些人去耍耍嘴皮子,薛洋,则是抛出这些压制,把内心的报复体现的淋漓尽致的人。

再说宋岚,宋岚在薛洋的体系里,属于典型的“伪善类”。你说你是好人,是晓星尘的挚友吧,但是你看当你认为他屠了你的白雪观的时候,你对他说了啥?哼,还不是说什么再也不见之类的,所以,自诩正义之士,也不过如此嘛?不触及到自己的利益时,就大义凌然,触及到了,哪还管什么义,什么情。哼,果然是虚伪,令人恶心。当然,这里他才不会把自己屠白雪观的事情算成错的,在他的视角里,“晓星尘妨碍我复仇,我本就应该报复他。而你,虽然我给你下了套,但是可是你自己友谊不坚定跳进来哦,跟我没关系,哼,果然还是虚伪。”大概就是这么思路。
而这些,都是在他的世界观未受到打击和质疑,反而是在不断证实的过程中的。

以上这些分析,基本不包含晓星尘这个人物,是分析薛洋的基础世界观。而他的世界观收到冲击,是在被“素不相识”的晓星尘所救之后。
因为这种不夹杂任何目的性的善意,在薛洋的世界观中,是不存在的,他从未被这样纯粹地善良地对待过。所以,最开始他既不相信,也不知道如何处理。晓星尘的再次出现,首先其实是他的仇人——干扰他复仇还把他抓了差点死了的人;而同时也是救了他且无条件对他好的第一人。这样的存在,在薛洋的世界中,既复杂,又另类,格格不入,甚至产生了强大的冲击,这种至纯至善,对于薛洋来说,虚幻,不真实,遥远,难以信服。然而,即使他主观上在排斥,但是本能的,不自知的,他在贪恋这份善意,更恰当的一个字,应该是“嗜”,像他嗜糖的那个嗜。
一般人,在积极地价值观中,对于一个自己很想要把握,但是又遥不可及的人,选择的是,努力让自己变得离他更近;薛洋的价值观中,对于一个自己很想让他留在身边但是又觉得遥不可及甚至觉得不可思议的人,他选择,把他拽回到自己的舒适区。太干净了,要弄脏一点,才好。不得不说,这真tm变态。但是,其实这些“诱导误杀”的案例中,还存着薛洋另外的心思。其一,他认为这些人该杀,虽然这些可能他自己并未意识到,但是“侮辱晓星尘,你就该死在他剑下”;而其二,则是,出于他对于“真善”的不信任感,“你看你也杀人了吧”,非要找到这么一个理由,才能填补自己破碎的世界观。

他无法理解晓星尘,无法理解对于晓星尘而言为什么“正”比“命”重要;他也不了解自己,不了解自己想要把所有伤害过晓星尘,破坏他的平静的人都清除,当然,这里,不包括他自己,一方面他自己并没有直接伤害过晓星尘,他也不觉得自己那些间接的陷害是很大的伤害;另一方面,他对自己和别人从来都双标,我能,但你们不行,说过他坏话的(村民),对他不信任恶语相向留他独自一人的(宋岚),自身懦弱反悔让他功亏一篑的(常平),还有破坏我平静的偷来的难得的美好生活的,都得死。虽然这里面的很多悲剧都与他本人有关,甚至就是他造成的,但是让薛洋反思自己?怎么可能?虽然我是始作俑者但是还不是你们自己不够坚定不够信任?怎么能怪我呢?都是你们的错!就算玩脱了后悔了都不可能承认的……
所以呢,悲剧是必然的。毕竟,他并不能理解晓星尘,而且还自负固执地在自己的世界里,以自己的世界观行事。在晓星尘自绝之前,其实看似是嘲讽,但是却是薛洋和晓星尘世界观的直接碰撞,与他对宋岚等人不同,他的嘲讽和疯狂,其实是在试图寻求晓星尘对自己的理解,寻求世界观的认可,他想向他证明自己是对的,你是错的,你看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坏,而且现在连你也不是完美的了,他从很久之前骗了他的时候,其实就是想要期待着摊牌后嘲讽,撕下善良的面具的这一刻;然而,后来平静的生活让他渐渐又开始不想要真相大白的这一天的到来,因为他本能的内心深处的贪恋。只是,他自己分辨不出这些,他对于后者只是有情绪上的感应;而对于复仇摊牌的快感和自己世界观的证实,则是一种明面上的坚持了很久的执念。
于是,他内心的冲突矛盾最后爆发,导致了最后一发不可收拾的悲剧。
而他的证实自己的世界观彻底失败,则是在晓星尘彻彻底底的自绝之后。之前薛洋的世界观只是破了个洞,他还在努力填补,处于摇摇欲坠中;而之后,他之前的世界观直接碎掉了。
碎掉之后,他也没有去探究深层原因,也没有自己反省,只是执着于想要留在身边的东西。他的处事里面,去解决事情的方式就是:复仇,杀人,强迫。
之前有人说,但凡有一点点尊重爱人的底线,就不会看薛晓相关的东西。然而,显而易见的是,薛洋不可能有这个底线,而且,他也从来没有把晓星尘当成爱人,他并不知道什么是爱人,也并不知道什么是爱。
而晓星尘,显然更不可能有了。薛洋,是仇人,是恶人;那个被他救起来的少年,是调皮幽默的同伴。仅此而已。

所谓的#薛晓#, 只是关于这两个人的纠葛的令人扼腕的故事而已,哪里能谈什么cp什么爱情?